欢迎您来到安顺市水务局! 实时天气: 贵州省人民政府 | 安顺市人民政府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水务动态 » 特别推荐
安顺市水土保持生态建设成效与做法探析
点击次数:  字号:[]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关键词] 水土保持  生态建设  成效  做法探析

[概  述]安顺市在新时期抓住新机遇迎接新挑战,水土保持生态建设紧紧抓住五个创新,进一步发挥规划引领、优化发展模式、打造宣传平台、优化治理思路、提高保障机制作用等,以水土流失治理带动产业开发,以产业发展支撑水土流失治理的可持续发展之路,治理与开发有机结合,大力创新水土保持生态建设,创新带动生态治理和产业发展,鼓励社会资本参与水土流失的治理,紧紧围绕水利供给侧结构改革和水利三权三变改革思路,盘活农村资源资产,促进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通过机制、治理模式、治理思路、管理模式的创新,全市水土保持生态建设的效果得到质的提升,全市的水土资源得到有效的保护,生态环境有了较大的改善,真正走出了一条具有安顺特色的经济与生态良性发展之路。

安顺位于黔中腹地,地处长江流域与珠江流域的分水岭地带,是世界上典型的喀斯特地貌集中地区,素有屯堡文化之乡、蜡染之乡、西部之秀的美誉。全市土地总面积9267平方公里,其中,耕地面积445万亩,石漠化面积2969平方公里,占全市国土面积的32.04%;水土流失面积2462.87平方公里,占全市国土面积的26.69%。2011年以来,安顺市经过珠治试点项目、以工代赈等一系列项目的总结后,先后实施了国家小流域综合治理工程、坡耕地综合治理工程、农业综合开发水土保持工程,工程涉及平坝区、普定县、关岭县、镇宁县、紫云县、黄果树管委会的33个乡镇76个行政村,项目区涉及群众15.2万人。6年来,共下达投资1.9亿元,治理水土流失面积 119.69平方公里,治理小流域10条,实施坡耕地综合治理项目13个;其中:新建坡改梯4.8万亩,新修机耕道94公里,生产便道80公里,新建小型水利水保工程1.2万处。种植水保林994.77 公顷,经果林1222.21公顷,封禁治理5011.71公顷,保土耕作1342.91公顷,在工程实施过程中,坚持因地制宜,科学规划,政府主导搭台,部门整合项目,从集中形成规模到打造精品示范,从传统单一的生态治理到生态建设与扶贫开发并进,从改善生态到创新治理理念引领区域发展,经过多年的不断探索奋进,探索出了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治理模式、管理模式。

1 取得的主要成效

1.1 建成了一批示范工程

特殊的地质地貌,就需要发掘特殊的生态治理模式,普定县梭筛项目区是移民聚居区,因上世纪修建水库而后靠的移民,在实施坡耕地工程前,这里的群众是在石头缝里寻出路,乱石丛中找生活,守着水缸(水库)用水难,因山高坡陡,水土流失严重,石头越长越高,农作物越种越小,收成一年不如一年。2012年普定县被列为国家坡耕地综合治理重点工程三年规划试点县,从2012-2015年连续在梭筛项目区实施了坡耕地水土流失综合治理工程,整合各部门资金共9600万元,建成30m3蓄水池181个,修建树盘(鱼鳞坑)8625个,建成机耕道42千米,生产便道56千米,整修石坎坡改梯14000亩,治理水土流失面积达到9.2平方公里。从以往的三跑田变成如今的三保田,同时,小水窖(池)蓄水体系,更好发挥灌溉、抗旱作用,路面集水、沟渠引水、水池(窖)储水三位一体的坡耕地灌溉技术,切实将微型水利工程技术运用在石头的海洋,有效促进了石漠化地区保水难、生态治理难和产业发展难的问题,被专家总结为路池生态系统工程。工程建成后,生态效益、社会效益、经济效益凸显。 2016年滇桂黔石漠化片区区域发展与扶贫攻坚现场会在我市召开后,工程得到国家发改委、水利部、林业总局等部委领导的充分肯定,云南、广西等滇桂黔石漠化片区的市、县(区)多次到我市调研学习,工程的治理模式、管理经验在国家、省级水土保持工作会议上作典型交流发言,在石漠化地区真正做出了样板,形成了示范。

同为喀斯特石漠化严重的地区,我市关岭县紧密结合地方特色,发展具有区域优势的经济林果种植业,在防止水土流失与发展农村经济,改善生态环境和农业生产条件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成为山区农业发展的根本之路。关岭县石板桥小流域、白泥小流域、板贵小流域以发展火龙果、花椒等优势经果林为产业,成为当地生态建设、农业结构调整、发展林果生产基地的精品小流域,工程的建设拓宽了当地群众增产增收的渠道,加快了项目区群众脱贫致富的步伐。

西秀区立足大水保、大生态的理念,始终坚持以农业园区、新农村建设为基础,把生态建设与旅游开发、生态农业、观光农业相结合,着力建设样板工程、精品工程,牢牢把握住小流域治理的核心,综合山、水、林、田、路优势,做到 实施一条小流域、完善一批基础设施,带动一条产业,致富一方百姓,重造一处美景,2017年3月,西秀区溪浪生态清洁型小流域被评为国家生态文明工程。获此殊荣,是国家、省级各部门的关心和爱护,也给了这个有着西部之秀之称的美丽城市中广大水保人的极大鼓励,西秀区实施的山京小流域,紫云县吕家湾小流域等相继被评为优秀示范工程。

1.2 带动发展了一批产业

2013年以来,我市围绕产业园区、高效农业示范园区、特色旅游景区、特色示范小城镇建设实施的小流域综合治理项目共8个,其中,西秀区溪浪清洁型小流域就是以特色示范小城镇建设为核心,以发展旅游+生态旅游+环境旅游+品牌旅游+文化旅游+养殖等新兴业态为手段,村民人人参与为主体,村民通过土地入股,流转土地调整农业产业结构,按照水土保持生态建设的要求,结合四在农家,美丽乡村打造,在山坡种植经济林,整治流域内村容村貌,整治域内河流水系,修建截排水沟和污水处理设施,减少土壤侵蚀,发挥林草植物蓄水保水及控制降解面源污染的作用,使小流域生态发生了质的改变,村前碧水翠岸、荷浪翻滚、小桥流水、栈道濒河、亭榭掩映、水转风车,展现了其乡情水韵、水墨山村的清新迷人之美,成为人们休闲度假、避暑充氧、体验乡村山水生活情趣的首选之地,为村民脱贫致富奔小康提供保障,成为其他村寨学习的示范基地。普定县沙湾农业大观园就是集休闲、旅游、观光为一体生态农业园区,通过流域综合治理,完善基础设施建设,为当地村民修建了机耕道、生产便道、灌溉水渠、蓄水池等,整合部门资金,在高效节水灌溉示范、农业结构的多样化方面,注重以良好的水生态、水环境吸引生态种植,大力发展精品水果种植,实现了以景促产、以产促旅的发展模式,有效促进了农业增效、农民增收、农村繁荣,发展了40余家布依特色食品、酿酒、农家乐等产业,实现了农业产业、农产品加工和乡村旅游业的有机融合,实现了一个集特色产业发展、生态旅游度假、农业体验观光、文体运动休闲等业态为一体的产旅互动园区+景区的华丽变身。2016年,该区域农民人均纯收入达1.11万元,对比该区域2013年的4600元实现了翻两番,比全县2017年的7538元高出了47.25%。

1.3 总结提炼了一批经验

四自就是我市近年来坡耕地建设中最好的典型,自选、自建、自管、自用成了我市坡耕地综合治理过程中干群关系融洽、工程效益发挥的最好体现,我市普定县在坡耕地综合治理中首先进行了改革,探索出了项目四自建设模式,由县水务局等部门指导召开村民大会,成立工程四自建设理事会。理事会会员由县水务局等部门成员及由村民大会选举的具有一定组织能力和责任心的村民代表共同组成,形成了集协调、监督及技术指导为一体的工程管理机构。项目建设的内容经村民代表大会商讨,进行公示确定后,理事会作为项目实施的主体,负责组织项目实施,,跟踪项目进度,决定资金的拨付,并接受村民的监督。项目竣工验收后,国家资金投入的部分属于集体资产,入股公司、协会,每年提取部分资金作为工程维修养护经费。四自建设模式打破建管分离的固有模式,改变了工程重建轻管的局面,工程的建设群众参与度高,建在哪儿、怎么建、建什么内容由群众参与讨论,有效提高了群众的建设热情,一改以往不管群众愿不愿意,自上而下的刻板规划建设,也进一步融洽了党群、干群关系,降低了工程投资成本,使工程建后项目区群众真正得到了实惠。

三权促三变是我市以促进农民增收致富为目标,以农业园区建设为平台,以深化农村改革为抓手,大力推进农村产权制度改革的重要转变。三权一是指确权,就是明边界、定权属、发证件;二是赋权,就是给予许可、中介评估、政策配套;三是易权,就是建平台、进市场、活资源三变是指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确权、赋权、易权”“三权作为三变的基本路径,有效盘活农村集体资源资产,在深化农村产权制度改革上迈出了坚实的步伐。普定县近年来的水土保持重点工程建设就是围绕三权、三变这一模式,从石漠化严重,耕地资源少、土地产出少、水土流失严重的项目区着手,按照渠道不乱、用途不变、各记其功的资金使用原则,整合了发改、林业、水利、农业等部门的石漠化治理、退耕还林、坡耕地综合治理、流域综合治理等项目资金在集中打捆使用,改变以往单打独斗的局面,有效发挥多渠道资金的聚集效应,有效改善了园区的基础设施和生态环境,生态环境得到显著改善,真正实现了生态效益、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三赢的局面。

2.主要做法

近年来,我市在省水利厅的指导和市委市政府的坚强领导下,通过定位规划、组建机构、搭建平台、整合资源等多种措施加大水土保持生态建设力度,紧紧围绕水土保持生态建设服务经济、服务民生、助推脱贫攻坚的工作总纲,依托特色资源,不断巩固提升生态建设成果。

2.1 创新引领作用,突出两个因地

2.1.1 因地制宜,发挥规划引领作用。我市充分发挥规划引领作用,统一布局,注重近期规划与远期规划、城镇发展规划、农村产业规划等相衔接,坚持点面结合、以点带面,通过采取工程、植物等措施相结合的办法,对水土流失地区进行综合治理,同时把治理水土流失与调整产业结构、发展当地经济结合起来。普定县、紫云县坡耕地综合治理紧紧围绕农村产业发展、新农村建设、脱贫产业发展、乡村旅游等,其中,普定县从2012年以来始终坚持解决喀斯特地区发展难的问题,将夜郎湖石漠化片区规划为重点治理区,整合各部门扶贫项目,完善基础设施建设,打造出了梭筛石漠化治理示范区、沙湾农业园区、百花欢乐大世界等一批生态建设、特色产业、农、旅综合发展示范区,同时,针对特殊的地质地貌,利用现有的中科院普定喀斯特生态系统观测研究站对喀斯特高原集雨灌溉型高效生态农业石漠化治理增值增汇模式研究示范,进一步完善小水窖(池)蓄水体系规划,更好发挥灌溉、抗旱作用,即:在道路修建的同时在路的一侧修建了集水沟,通过引水沟和集水沟相连,将水引到修建于道路下方的水泥蓄水池(窖)中,形成路面集水、沟渠引水、水池(窖)储水三位一体的路池生态系统技术,科学合理的实践性规划,将微型水利工程技术运用在石头的海洋,有效缓解了喀斯特地区应急缺水的问题。镇宁县以小流域为单元,对山、水、林、田、路进行综合规划,并加强与建设、农业等部门的对接,结合新农村建设、传统乡村古寨生态的保护修复,统筹乡村农业基础设施建设、村容村貌整治、污水处理、水生态建设等融入规划中,针对当地用水难、行路难、发展产业难等具体问题,在遵循水土保持生态建设的基础上科学合理布置坡面水系、机耕道、经果林等措施,使工程设计既符合水土保持治理技术规范,又能最大限度满足群众意愿,多渠道为农民的增产增收修桥铺路

2.1.2 因地施策,发挥中心堡垒作用。将水土流失治理的目标纳入政府的主要工作中,以项目驱动产业发展。在项目储备阶段,坚持从下往上的点菜式的规划布局,优先选择水土流失严重、人口密集、对群众生产生活影响大的区域进行重点整治,治理一片,巩固一片,见效一片,形成典型示范和规模效益,使水土流失治理的过程成为民生改善的过程。普定县在探索水土流失综合治理与农村资源整合、脱贫发展上不断出新招,通过政府部门搭建平台、出台政策,鼓励农村盘活集体资源。实施坡耕地综合治理工程,不断在喀斯特石漠化地区采用路池果生态治理技术,通过建立建管养用一体化的制度措施,整合项目资金在项目区域打捆使用,改变以往惠农资金单打独斗见效慢的局面,有效发挥多渠道资金的聚集效应,做足生态建设文章,引进企业共同治理开发,积极探索清洁型小流域综合治理,规划基础设施建设,污水处理、乡村美化、重塑过境河流的自然环境,引进企业流转土地,先进行综合治理后规划开发利用的思路,积极推行党政引领、企业帮扶、全民参与的生态治理、引进民间资本发展新模式,在全省大扶贫行动中,积极推动脱贫与政策、产业、生态治理挂钩,实现了党政引领,企业帮扶,助力小康;百姓富、生态美的良好局面。

2.2 创新发展模式,促进三个优化

2.2.1 优化旅游业发展。通过实施清洁型小流域综合治理、水生态修复等工程,使山更绿、水更清、景更美;结合新农村建设和农村环境卫生整治,通过实施坡耕地水土流失综合治理、岩溶地区石漠化综合治理等工程,使乡村更靓丽、更精致,提升乡村旅游的品质。从传统的大景点转战宜居宜游的小乡村,充分展示我市全域旅游的优势,近年来通过重塑生态建设带动旅游发展的乡村示范点近20个,其中,以西秀区浪塘、下九溪、旧州古镇,平坝区小河湾,普定县百花欢乐大世界、梭筛、沙湾农业大观园,镇宁县高荡古村落等一批具有示范效应的乡村旅游示范点,进一步。

2.2.2 优化生态农业发展。水土保持工程建设、生态修复治理结合农业综合开发、水利现代设施建设等,总结出了梭筛模式,培育出了普定梭筛桃、紫葡萄,关岭火龙果、花椒,紫云蓝莓,西秀区金刺梨等具有特色的复合经济种植业;充分利用地热河谷的气候资源,发展早熟蔬菜,低海拔的热量资源,推动火龙果种植业的壮大发展。其中,梭筛桃于2015年被成功注册为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成为我市水土流失综合治理促产业发展的成效之一。

2.2.3 优化新型工业发展。建立起金刺梨、蓝莓、葡萄等农产品深加工的新型工业,催生出了一批清洁能源发展、农林生物发电等为主的新型工业体系。带动了地方劳动力就业和农业经济发展,促进旅游的升级,壮大了第三产业的发展比例,优化了产业的结构,保证了良好的生态经济可持续发展。

3.存在的主要问题

3.1 地方政府重视力度不够,缺乏强有力的规划支撑,规划目标不切实际。在水土保持规划于实践中,一是缺乏长远的规划,基础工作不扎实,二是规划的实施具有短期性,一届政府一个战略,一个领导一种打算,缺乏保障实施的政策制约,三是投入标准质量偏低,没有后续管理措施和经费,投入产出效益差,一些现有的水土保持措施和生态环境建设不切实际,短期内没有直接的经济利益农民难以接受。

3.2 水土保持生态建设创新意识不强,难以跳出就工程建工程的传统治理模式。安顺市自实施水土保持试点工程以来,选取项目主要以生态恶化、水土流失严重的区域开展流域综合治理,但往往这些区域经济发展限制条件复杂,难以调动后续产业的发展,形成生态修复与区域发展相互促进的局面,地方的产业发展也不会偏向选择这些区域,因此,当地群众对生态建设提高经济增长的期望不高。

3.3 保障机制不健全,投入不足,难以保证工程建设质量和任务。一是投资主体较单一,投资分散,资金效益不高,投资数量不稳定,人力、物力不能有效整合等;二是工程建设过程中的地方匹配资金难以全额到位,建后管护责任、管护资金落实难,工程建后用、管责任机制不完善,造成很多水土保持工程闲置,年久失修,工程使用的效率偏低,后期工程发挥效益低。三是激励机制难以落实,在政策引导方面,很多地方积极探索引进民间资本、调动当地农民参与地方生态治理,但是产业配套措施、激励政策没有积极跟上,鼓励和扶持难以形成长效机制,项目建设不能长期坚持。

3.4 地方产业发展不配套,经济的发展与生态建设不能很好地融合,改变区域环境,调整农业产业结构发展不平衡,水土保持工程的建设,进一步改善了农业农村基础设施,提高了生态治理成效,很多地方仍然是沿用传统的种养模式,中央及地方投入的上千万资金带动辐射效益不明显,原因在于地方产业规划不完善,缺乏长效的投入产出机制。

4.几点对策及建议

4.1 建立完善的组织体系和保障机制。一是健全工作体系,确保组织到位。建立健全组织机构,成立水土保持委员会,建立专门的水土保持工作领导小组,并将水土保持工作纳入政府目标考核,建立水土保持工作督查小组,形成市、县、乡(镇)、村四级水土保持监督预防体系,构建起以政府主导,专人督查,部门落实,群众参与的监督工作机制。建立水土保持委员会联席会议制度;建立完善《安顺市水土保持预防监督管理办法》、《安顺市生产建设项目监督检查制度》等管理办法,水土保持工程项目县配套措施要健全有效,确保落到实处,如鼓励个人、集体等其他组织参与水土保持生态建设的相关优惠政策等;二是强化规划引领,明确目标和方向。发挥规划龙头引领作用,因地制宜,科学规划,统筹实施,把水土保持规划与土地利用、基础设施建设、乡村旅游、新农村建设、扶贫产业发展等规划紧密衔接、统一布局,发挥规划的整体效应,地方水土保持综合治理结合地方特点,统筹乡村农业基础设施建设、村容村貌整治、污水处理、水生态建设等,探索独特的清洁型小流域治理模式,在区域规划上,结合生态治理与产业扶贫,以打造乡村优美的环境,带动乡村旅游业的发展,多渠道为农民的增产增收修桥铺路,以项目驱动产业的发展,在项目储备阶段,坚持从下往上的点菜式的规划布局,优先选择那些水土流失严重、人口密集、对群众生产生活影响大的区域进行重点整治,治理一片,巩固一片,见效一片,形成典型示范和规模效益。

4.2 加强水土保持国策宣传教育,提高广大干部群众的水土保持生态建设意识。进一步贯彻落实好新的《水土保持法》为目标,开展全方位、多形式、多渠道的宣传,群众知晓率进一步提高,生态保护意识得到增强。一是突出重点,讲求实效,坚持在常规的水土保持宣传上下功夫。抓常抓细,创新宣传的措施,采取形式多样的宣传渠道,充分发挥水土保持国策宣传的示范带动效应,依托党校课堂、中小学等传播范围广、接收能力强,带动效益好的平台,通过举办知识竞赛、专题讲座等多形式的宣传,着力提高群众的水土保持生态保护意识;二是坚持以宣传教育为先导,做到学习与宣传相结合。通过广播、电视、报刊、网络等新闻媒体,利用公益广告、知识竞赛等形式,面向领导干部宣传,面向广大群众宣传,面向自身宣传,广泛开展《水土保持法》宣传教育活动,营造了良好的法制环境,增强了全民的水土保持意识。

4.3 建立健全投融资机制。一是生态建设资金的整合,通过整合林业、国土、农业、扶贫等部门的财政专项资金,运用政府引导、社会投资、共同开发模式,精选示范点、高标准打造水土保持生态文明区。二是积极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参与投入,在示范区域通过打造便利的基础设施,改善产业发展的环境,通过引进大户发展、企业入驻等大力发展乡村农业产业,制定惠农政策、鼓励企业发展的政策四是强化监管,落实主体责任。水土保持生态建设是一个长期坚持并需要和力完成的工作,工作涉及点多面广,需要有强有了的监管措施及政策保障,政府纳入目标考核,并建立有效的监督问责机制,落实主体责任,对落实水土保持生态建设不力的要强化追责问责

                                                             作者:刘芝伦  市水务局副局长

                                                                   唐恩勇   市水土保持监测站工作员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